您的位置: 佛山资讯网 > 科技

绿色蔬菜概念宽泛北京销售遭遇尴尬

发布时间:2019-11-25 07:22:49

绿色蔬菜概念宽泛 北京销售遭遇尴尬

北京,欧尚超市朝阳北路店。生鲜蔬菜区中,“无公害食品”、“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的宣传介绍广告高高悬挂,张扬地向过往人群展示着自己的身价。

这类食品在这一区域总共只占了一个货架,摆放着数十种不同的蔬菜。价签上,“无公害食品”被“精选蔬菜”所代替;标识为“有机蔬菜”的却只有四个品种;“绿色蔬菜”则更可怜,只孤零零地占据了一个价签位置,货架上其实根本无货可卖。

“绿色食品就是无公害食品吧?”

“绿色有机食品最安全吧?”

这是询问不同消费者关于绿色食品相关问题时得到的部分回答。

在北京其他超市,《科学时报》也发现了类似的尴尬。我们不禁要问,被广泛宣传、寄予厚望的绿色食品究竟怎么了?

尴尬的现状

为了一探绿色食品(蔬菜)产业链的供方状态,《科学时报》赶赴知名绿色食品(蔬菜)基地以“冬暖式大棚”诞生地、全国最大 “菜篮子” 而闻名的山东省寿光市。

汽车驶入寿光,鳞次栉比的蔬菜大棚就扑面而来。它们长约80到100米不等,宽10多米,阳坡缓,背坡陡,排列颇为整齐。虽值盛夏,大棚内空空如也,但大棚依然“穿戴”得一丝不苟,如同身着正装似的板正。它们中的绝大多数,将在冬天生长出无公害食品,源源不断地运往全国各地。

在该市农圣庄园有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科学时报》获悉,虽然他们主打有机食品,但同时还经营大量的无公害食品。

“不过,我们没有经营绿色食品。”该公司副总经理滕君华坦承。

无独有偶。寿光市另一家经营高端蔬菜的企业砚祥有机蔬菜发展有限公司的情况和农圣庄园类似,同时经营“高端”有机和“低端”无公害,唯独“漏掉”了中间的绿色食品。

据了解,无公害食品严禁使用剧毒、高残留农药;绿色食品允许限量使用种类严格规定的化学合成物质;而有机食品则绝对禁止使用农药、化肥、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

这些年来,寿光市在食品安全方面所作的努力,频频被人称道。然而,即便如此,蔬菜的主流仍然是无公害食品。从走访的几家企业来看,生产绿色食品的欲望,似乎并没有人们预想中的那么强烈。

“其实,企业认证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政府也积极推动。我们潍坊市奖励科技园区里的企业,如成功申请绿色食品给6万,有机食品则给10万。”寿光的主管市潍坊农业局某主管副科长向《科学时报》讲述了该市的政策。

一位知情的企业主私下里讲起了真话:获得绿色食品认证和有机认证就是企业的名头,有了这个名头,以后企业争取各种支持就容易了。

在络上发现,一家名为寿光市鲁光绿色食品有限公司的企业,实际上的经营业务却是无公害蔬菜种植加工、销售,购销蔬菜大棚用原材料等。

出于和这家企业同样的目的,其他企业也往往希望通过申请级别更高的有机食品,来撑起自己的门面。

“对于绿色食品,企业申请容易维持难。几在种下去,诸如病虫害等问题就出来了。”潍坊市植保站站长李洪奎根据了解的情况坦言。

除此之外,经多方调查得知,官方统计的绿色食品面积并不能反映绿色食品的实际生产情况。

“山东省政府最近几年来,投入很大,加强"三品一标"即有机食品、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及地理标志产品的认证和发展。但官方统计绿色食品的生产面积来源于企业的申请认证面积。”山东省农业厅某官员称。事实上,这仅仅是一种理想状态。且不论申报面积是否完全属实,对于申报之后土地用于经营何种商品,政府部门根本无从一一调查。

“其实,认证的绿色蔬菜面积很多都在生产无公害蔬菜。”一位要求保密的企业主向摊牌。

绿色食品的尴尬还不仅于此。一段时间以前,为了使绿色食品概念和国际接轨,中绿华夏(农业部下属的有机食品认证机构)在认证有机食品的同时,还会同时颁发一张绿色食品AA级证书,同时兼顾国内外两套标准。

但当以咨询申报为由致电中绿华夏时,该机构工作人员称,现在认证有机食品已不发绿色食品AA级证书,“这摊业务已停止办理了”。

症结何在

“绿色食品在市场上不被消费者认可。” 滕君华道出了个中缘由。

调查发现,“绿色”概念过于宽泛,可能是导致其没有很好地被接受的原因之一。

作为食品标准,绿色食品诞生于1990年。彼时“绿色”一词尚未流行,指代概念明晰而准确。不过,随着岁月流逝,“绿色”逐渐被人们所熟知,并被无限放大,其以形容词出现的几率已经远大于名词。

在山东省安丘市一家出口企业的宣传栏中,“绿色有机食品”堂而皇之地出现;而各种未取得认证的食品,也敢大胆地印上“绿色食品”四个大字,招摇过市。

在日常生活中,类似绿色低碳,绿色环保,绿色出行……这些广义上的绿色概念冲淡了消费者对“绿色食品”的认可度,反而,“有机”、“无公害”由于其言简意赅、指代明确更易被公众接受。

情况还远不止如此。在北京京客隆超市某连锁店,看到一款“绿色胡萝卜”售价比“有机胡萝卜”还高出近一倍。“难道那个贵那个就更安全?”一位年轻女子在两款胡萝卜之间犹疑。最终,她买了一款普通胡萝卜,将两者统统放弃。

“绿色食品”称谓的滥用、价格的混乱直接造成了消费者对“绿色食品” 无所适从,从而失去了信心。

“另外,绿色食品不好界定。例如,无公害食品简单地说就是不用剧毒农药,有机食品就是使用生物有机肥和生物农药。而绿色食品则不好把握。”砚祥有机蔬菜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砚祥提出自己的观点。

持这种见解的人不在少数。通过询问,发现,大部分种菜的农民和技术员都能讲出无公害食品和有机食品的简单界定。而对于绿色食品,则知之甚少。

另外,绿色食品遭遇尴尬最为关键的原因在于市场。生产企业对绿色食品并不感冒:市场不给力、没有利润。因此,虽然安全性更好,却也只好让位于等级较低的无公害食品。

“优质优价得不到体现,绿色食品的发展就将受到影响。”安丘市农业局副局长杨春强如是强调。

原来,绿色食品生产出来,能进入超市、卖上高价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还是要通过批发市场进入流通渠道。而目前的市场是以价低为首要诉求的,“谁的价格低就要谁的”,很难做到优质优价。

要体现优质优价原则,则必须建立分级进入的市场准入制度。遗憾的是,以品质优劣为标准的准入原则,虽然在山东呼声渐高,却迟迟难以实现。

原因何在?据该省农业部门知情人士透露,一旦实施了这种制度,虽然对发展绿色食品可能存在利好,但无异于“自己捆绑住自己的手脚”。

也就是说,在这种制度下,一旦市场消费不了大量生产的绿色食品,这些成本不低的安全食品,极有可能就会砸在自己手里。

向何处去

“绿色食品是对食品安全认知到一定阶段的更高需求,是我国今后农产品发展的方向,将逐步取代无公害食品。”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农业资源中心研究员张正斌认为。

事实上,绿色食品符合我国国情。着眼未来,无公害食品标准偏低,今后很可能无法满足公众对于食品安全的需求;而有机食品产量有限、成本太高,不宜作为大众消费食品予以提倡。

加之绿色食品又属我国自行制定的标准,其一直受到各级政府的积极推动和鼓励。

但与有机食品完全由市场,特别是出口市场主导,无公害食品由政府部门强制要求不同,绿色食品是半政府半市场行为,归口部门为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和中国绿色食品协会。

也正因为如此,炒作远不及有机食品的绿色食品,就进入了这样一个怪圈:响应政府号召,企业申请很积极;遭遇市场冷遇,维系颇艰难。

“市场的短视行为,恰恰是政府应该出手弥补的地方。”一位长期将寿光蔬菜发往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商人认为。

“要解除绿色食品目前的尴尬,还得靠政府加大宣传力度,加大投入,实行价格补贴。”张正斌称。

注意到,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食品绿色和安全加工”一节中提到,“发展食品制造产业、功能食品产业、农产品物流产业、现代食品装备制造产业 ……”,对于发展绿色食品,并没有明确的叙述可循。

“就在6月30日,全国人大建议将食品安全纳入国家安全。而发展绿色食品和绿色农业,恰恰是未来解决食品安全的根本出路。”张正斌坚信。

娱乐
农业机械
格尔木时尚门户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