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佛山资讯网 > 历史

全国数所大学涉嫌卖假文凭

发布时间:2019-11-30 09:49:08

全国数所大学涉嫌卖假文凭

核心提示:只需一万到两万块钱就能买到一个大学文凭,这个文凭还可以在教育部的站上查到!日前深圳警方收到举报,抓获一名涉嫌贩卖文凭的犯罪嫌疑人。据悉,全国数所高校身陷贩卖文凭丑闻,但相关高校均表示否认。

10月20日,深圳市公安局将涉嫌贩卖文凭的犯罪嫌疑人王玺抓获,警方在王玺的办公室里发现一叠成人高考毕业证书和深圳人才大市场的验证证明。警方初步怀疑,王玺等人和内地的一些高校联合,涉嫌买卖国家文凭证书。

“这就比如有人送来一张人民币进行验证,我们只能鉴定人民币本身是不是真的,至于这张人民币是劳动挣来的,还是偷来的、抢来的、骗来的,我们无从验证。”深圳人才大市场验证室负责人陈滔说

“我们是正规的学校,能为了一张证去骗你吗?”面对的质疑,这位负责人说,“我们已经办了四五十个了,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来找。”

《瞭望东方周刊》孙春龙 深圳报道

在深圳打工的李磊(化名)怎么也想不到,只需一万到两万块钱就能买到一个大学文凭,更为称奇的是,这个文凭不仅可以通过深圳市人才大市场的验证,还可以在教育部的站上查到。

获此重要线索后,深感事关重大的李磊迅速报警。10月20日,深圳市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民警将涉嫌贩卖文凭的犯罪嫌疑人王玺抓获,警方在王玺的办公室里发现一叠成人高考毕业证书和深圳人才大市场的验证证明。

经过初步审讯后,警方宣布对王玺刑事拘留。警方初步怀疑,王玺等人和内地的一些高校联合,涉嫌买卖国家文凭证书。

“黑窝点”设在正规高校

举报人李磊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是在一家站的BBS上看到办理大学文凭的留言的。对方不仅留有电子邮箱,还留有自己的号码。李磊和对方联系后,一位自称姓邓的老师说,他本人从事高等教育多年,与多所大学院校有联系,可以办理成人高考、络教育等文凭,不用考试也不用上课,文凭电子注册,可以在国家毕业证查询系统上查到。

让李磊惊讶的是,邓老师的办公室设在深圳青年学院。创建于1993年的深圳青年学院,是深圳市政府投资兴建的一所公立学校。

李磊来到邓老师所说的深圳青年学院教学楼108室,这间办公室挂着“广西师范大学驻深圳办事处”的牌子。办公室里的两名工作人员均佩戴着“广西师范大学驻深圳办事处”的胸牌。

李磊称,他去的时候,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发牢骚,称为一名考生办好了三个成人教育文凭,并在深圳市人才市场验证多次,但对方却一直不把余款补清。

该工作人员向李磊介绍说,如果要办高校文凭,需先付3000元,等证件办好经深圳市人才市场检验为注册的正式文凭后,再将余款付清。另一名工作人员还向李磊出示了两张中国地质大学和湖北工业大学继续教育业余学习毕业证书。为证明这两张文凭是真的,该工作人员还出示了两份深圳市人才大市场前两天刚刚出具的验证证明。

李磊现场拨打人才大市场的查询,证实这些证书确实是他们刚刚查验的,是真文凭。

随后,工作人员又拿出湖北省几所高校的专业名单目录表示,他们可以办理成人高考中这些专业的业余、函授、脱产的毕业证、学位证。但是全脱产的毕业证只能办理“荆州教育学院”的,一个两万,一般一个月可以办好。经过讨价还价,对方的价格下降到本科毕业证1.8万元,专科1.6万元。李磊称,该办公室的墙上挂着“荆州教育学院”的招生简章,办公室内还有一批广西师范大学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深圳办事处的宣传册。

李磊借故离开后,立即向当地警方报警。警方将嫌疑人之一的王玺现场抓获,另一嫌疑人邓某恰巧外出。警方随后劝告邓某投案。

相关高校否认有染

对于贩卖文凭的黑窝点设在深圳青年学院一事,该院管理部负责人向《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学院与108室的工作人员只是房屋租赁关系,在签订租房协议时,对方自称是广西师范大学驻深圳办事处工作人员,租赁房屋用于协调该校学生在深圳的就业。

该负责人出示的租房合同显示,该房屋从2005年12月21日起租,租期为一年,并盖有全称为“广西师范大学驻深圳办事处”的公章,“出了这事我们也很吃惊,租房时说是为毕业生服务,我们也没多想。”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而广西师范大学给本刊的回函称,“该办事处的王某与邓某”与该校没有任何关系,他俩既不是学校派驻深圳的工作人员,也不是该校在深圳办事处聘任的员工,且没有过任何业务和工作来往。

广西师范大学称,该校深圳办事处的全称是广西师范大学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深圳办事处,该办事处在深圳两年来没有从事过任何有关学历文凭方面的工作。   回函还称,“广西师范大学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深圳办事处”至今没有刻制过公章,学校也没有授权过任何人刻制类似“广西师范大学驻深圳办事处”的公章,也没有与深圳青年学院签订任何书面合同,凡以类似公章所进行的活动和签订的协议均系冒充该校的非法活动。

针对警方在108室发现大量广西师范大学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深圳办事处的宣传册一事,该校解释说,该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深圳办事处的负责人陆某曾于2005年底经别人介绍认识王玺,并于2006年2月上旬将办事处搬进了王玺事先在深圳青年学院租用的108办公室。但陆某在此工作仅一个多月后,就将办事机构搬到了安宝沙井(由于新的办公地点装修,所以到10月中旬在深圳青年学院108办公室都还留有办公用品和宣传资料)。

就该“黑窝点”卖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以及湖北工业大学的正规文凭且经过了深圳人才大市场验证一事,《瞭望东方周刊》致电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成人教育学院院长吴太山,吴院长称,事发后他们曾派人到深圳调查此事,经查证,那张文凭是假的,他们学校也没有过这个学生,“不要相信人才大市场的,他们的验证没有权威性。最权威的是上教育部的站去查。”

高校教学点问题较多

根据吴太山院长的提示,登录教育部站,在该站上的确没有查出手头掌握的两份文凭。那么上没有登记的文凭为什么会通过人才大市场的验证呢?

就此疑问,深圳人才大市场验证室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深圳电视台“第一现场”采访时称,成人教育从文凭发放到可以上查询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差,手头掌握的两份文凭是今年7月份颁发的,一般到明年1月份才可以在上查询。

该工作人员称,他们查验文凭并不完全依赖上查询的手段,首先会根据经验对文凭的制作、纸质、字体等直观信息来辨别,“毕业证都是统一印制的,就像人民币一样,是真是假仔细研究的话肯定能发现。”

除此之外,该工作人员称,许多高校在深圳都有教学点,他们在确认这些教学点的合法性之后,也会接受这些教学点的文凭验证请求。手头掌握的这两份高校文凭信息,就是相关学校在深圳的教学点提供的,“绝对是从学校出来的。”

在深圳人才大市场的信息库里,找到了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和湖北工业大学在深圳的教学点去年和前年送过来验证的文凭记录,现在已经全部可以在上查询了。在验证室的登记表里面,也见到了大量荆州教育学院的文凭验证记录。

“这就比如有人送来一张人民币进行验证,我们只能鉴定人民币本身是不是真的,至于这张人民币是劳动挣来的,还是偷来的、抢来的、骗来的,我们无从验证。”深圳人才大市场验证室负责人陈滔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陈滔介绍说,深圳人才大市场验证室每年查验的毕业证约10万本,大约会有5%左右的假证,“还没有失手过。”在采访的十几分钟里,工作人员就在送验的文凭里发现两张假证。

针对教学点出卖文凭的说法,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成教学院院长吴太山称,他们学校在深圳的教学点今年只毕业了四十多个学生,每一个毕业证都是他们亲自审核的,不会有问题,“对教学点出现的一些不规范的情况,我们会及时予以纠正,或者中断与其的进一步合作。”

吴院长一再向本刊表示,“我前任的院长就是因为文凭的事刚刚被免职,我刚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整顿文凭的发放,怎么会继续违规呢?”

在今年3月份,新华社曾报道广州市劳教一所71名干警集体花钱购买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成人高等教育法律专业专科毕业证书一事。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学员”的文凭每个花费约一万多块钱,从广州华粤科技专修学院取得。广州华粤科技专修学院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成教学院在增城市的一个教学点。这71名已经获得文凭的“学员”中,许多人无法说出在那儿上的课,甚至连老师是男是女都说不清楚。更奇怪的是,不少“学员”连自己是怎样知道的这所学校,怎么报的名都“记不起来了”。

此事件被曝光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成教学院院长被免职,该学院并被勒令停止招生一年。对于这一事件,吴太山承认是“教学环节可能有些管理不规范”。

贩卖文凭广告上了正规报纸

举报人李磊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了涉嫌贩卖文凭的邓某在站上发布的广告信息,该信息称“本人在一高校驻深圳办事处工作(在深圳一学院内办公),大家可输入我号码在百度里搜索便知,很早就做,绝对真实!”   《瞭望东方周刊》在上搜索一番后发现,邓某在各站发布的信息有100多条,除了办理大学文凭外,还办理国家职业资格证。信息中称,全省统考的一个半月内可拿证,全国统考的需在10月份报考前办理,不用上课,不用考试,如人力资源管理、物业管理、物流管理等,在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站可以查询。除此之外,还办理全国公共英语等级考试(PETS)证书。

更让人惊讶的是,邓某出售文凭的广告竟然出现在深圳某公开发行的报纸的服务信息栏中,该广告内容为“专科、本科文凭(28天)”,所留的两部号码,经查询,一个为邓某的,另一个为被警方拘留的嫌疑人王玺的。

拨打这两部,其中王玺的始终处于关机,邓某的接通后,告知“现在已经不办文凭了”。

因为本案正在侦查阶段,深圳市公安局拒绝了本刊的采访请求。

《瞭望东方周刊》搜索后还发现,除邓某外在站上发布此类信息的还有好多,通过对方所留下的联系方式进行查询,绝大多数都是正规的教育培训或职业技能培训机构。

业内人士透露办证流程

《瞭望东方周刊》以办一张大专文凭为由,咨询了江苏一家培训机构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办证只是稍带做几单,我们主要业务还是办正规的培训班。”

“我们是正规的学校,能为了一张证去骗你吗?”面对的质疑,这位负责人说,“我们已经办了四五十个了,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来找。”

绝大多数培训机构均表示,一般掏1万~2万元钱就可以办一张高中起点的大专或专升本毕业证书,全部可以在教育部的站上查询,操作的程序一般都是先交2000元左右的定金,等到学校的站上可以查询学籍信息后再交一部分,另外等拿到证书在教育部的站上可以查询后,再交剩余的钱。办证的时间大都在半年到一年。

在多次交谈后,这位负责人希望成为他的下线,“我给你一个底价,多收的钱就是你的,一年顺带做几单就够你生活费了。”

这位负责人透露说,目前最好办的证是知名高校的络教育证书,“络教育从注册到考试基本上都是由学校自己操作,刚开始时还相对正规些,现在越来越乱了。”

“成教现在是各高校非常挣钱的一个项目,而且市场又很大。学校为了扩大招生量,会把一些指标分给一些签约的培训机构,也就是所谓的教学点,同时会给教学点很大的自主权。教学点为了能招到人,一般都会许诺不用上课、不用考试以及提前毕业等,尽量满足学员的要求。”上述负责人称。

这位负责人透露说,全国好多卖证的培训机构私下里都互有联系资源共享,“做这个一定要讲信誉。”

最后,这位负责人给传来一份办理学历文凭的报价单,这份报价单涉及中国石油大学、中国地质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湖北工业大学等多个大学,有络教育也有成人教育,每个文凭的价格在1.2万元左右,出证时间在每年的9月至12月。 300封邮件惊曝交易内幕

在此次采访中,一位重要线人向本刊提供了涉嫌贩卖文凭的犯罪嫌疑人邓某的邮箱内容,该邮箱里的近300封邮件,记录了邓某涉嫌贩卖文凭的一些重要证据。本刊对此进行核实后,将此内容迅速报告了公安部及深圳警方。   通过电子邮件,《瞭望东方周刊》联系上了一位和邓某联系较多的人士,该人士曾想通过邓某办一张大专文凭,但因没有找到合适的最终未能办成。

这位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通过和邓某的多次联系,他感觉邓某绝对能办出来正式的大学文凭,“一个是因为他办的证大多是络教育的,本来就比较好办,另外他这个人感觉比较实在,不能办的就明说办不了。”

这位人士称,邓某为了打消他的疑虑,在2005年11月曾向他提供了几位刚刚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远程教育注册的学生的学号和姓名,他试了一下,真的查到了这几个人的信息。邓某告诉他,这几个人是在2005年7月办理的,在2006年初就可以拿到证。

“如果你还不信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深圳政府部门一个已经升职的且有影响力的公务员的号码。”邓某在邮件里告诉这位人士。

邓某的邮件记载了许多和办证有关的细节。在今年3月媒体报道广州市劳教一所集体购买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文凭一事后,有一位人士向邓某发邮件咨询办理该校的文凭,邓某回复说,“地大(中国地质大学)的办不了了,媒体曝光了。”

在有关咨询可以办理那些高校的文凭时,邓某回复称,可做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络远程教育高升专文凭,价格是20000元;吉林大学成人高考文凭价格22000元;还有一个桂林工业电子学院成人高考文凭,价格只有12000元,但要去桂林考试一次(包过),且有学校正规的收据、录取通知书、教材等等;湖北鄂州大学的高升专文凭也可以办理(脱产业余函授均可),给资料时首付2000元,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及校上可查录取信息后再付6000元,拿毕业证验证后再付12000元,共20000元,不过这个需要本人去湖北考试一次,只要去人就可以,考试是走过场。

针对有的友质疑,邓某回复说,“学校肯定不会做这种事,一般都是通过学校内部的职工操作。”

邓某与外界的邮件往来较频繁的有武汉、广州等地多个正规的培训机构,且邮件内容都是一些办证者的资料。在邓某的邮箱里,《瞭望东方周刊》发现了多个办证者的名单,涉及上百人。

针对目前办证者号称文凭上一事,一位成教界的业内人士称,不排除一些教育机构串通相关高校和教育部门络负责人,短时间内在站上确实可以查询,但一段时间之后终归会消失。

不过这位负责人也承认,成教界的确出现过不少卖文凭的事例,仅湖北省高校就有多位领导因此落马,除中国地质大学成教学院原院长被免职外,武汉科技大学党政一把手在今年六七月份相继落马,检方在该校校长刘光临家中搜出400万元现金,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一些不经过考试就拿到该校大学或研究生毕业文凭的人士。

深圳警方向《瞭望东方周刊》表示,他们在犯罪嫌疑人王玺的办公室里发现了大量的文凭交易记录,查获的多个高校文凭经深圳市人才大市场验证均为真证,具体情况他们正在向相关高校核实,目前不便透露。

与邓某一起的犯罪嫌疑人王玺被刑拘后,《瞭望东方周刊》向邓某发了一封邮件,称想办理一个大专文凭,邓某回复称,“现在陌生人我一般不给办了。”

而另一位在上发布消息的办证者,针对办来的证件是否绝对真实的询问,答复称“我们办的是假的真证件。” (瞭望东方周刊)

民生视野
民生法规
手机知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